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宁武白癜风医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2 10:19:26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宁武白癜风医院,康平白癜风医院,江西白癜风主要症状,洛隆白癜风医院,山东如何治愈白癜风,广东能否治白癜风,晋江白癜风医院

朕今天是御驾亲征!

  却说上回,帝手握打狗棒,两招便将守信揍落马下。世人啧啧称奇,皆言大帝不可战胜。须知守信虽智商捉急,举止鲁莽,却素有蛮勇。今大帝趁胜而行,大军压境,放言若不开城投降,待到城破之日,定要鸡犬不留。紫金节度使沃顿大骇,急召众将,商讨应对之策。

  博古特自称老迈,只可远观,不可近战;洛佩兹沉默不语,浑身筛糠。沃顿见状,不由仰天长叹,“莫不是明年今日,便是我湖忌日?”面若死灰,神色颓然。却不料恼了账下一员小将,勃然而起,“我泱泱美利坚,行灯塔制度,号自由民主,国家安泰,人民康乐。恩比德不过西非蛮夷,割据费城,自称真龙,成何体统?今日一战,末将库兹马对天起誓,定要生擒此贼。”

  一番言论,昂开激昂。沃顿转忧为喜,授库兹马先锋大印,点齐兵马,出城迎敌。

  两军对垒,大帝稳守本阵,左翼西蒙斯,右翼考文顿。萨里奇、雷迪克各领一军,左右护卫,游击接应。反观紫金阵势,极为怪异,摆出一字长蛇阵,库兹马为蛇头,博古特、洛佩兹为蛇尾。倒也对应博古特“只可远观,不可近战”。倒是库兹马,手握长戟,微微发颤。

  “能否求得功名,在此一举!”

  费城步步为营,虽远征却阵法不乱,反观紫金,勇者过勇,怯者过怯,三线脱节,渐有不支。库兹马又气又恼,怪叫一声,一匹马,一支戟,径直冲阵。一时之间,所向披靡。

  帝神色一凛,欲取兵器自保。不料雷迪克察言观色,溜须拍马。“陛下万金之躯,无需兵刃。库兹马那厮无名之辈,上将军考文顿,便可将其砍落马下。不信陛下且看……”

  话音未落,库兹马宛若疾风,马踏飞燕,强势掠过考文顿军势,雷迪克小脸一红。

  “纯属运气,运气。”

  眼看雷迪克面色大惭,萨里奇随即接口。“考将军出生贫苦,今得陛下恩赏,得厚禄,心不在焉,实属正常。丞相西蒙斯,志虑忠纯,武艺精绝,公认我费城第二勇者,收拾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库兹马,理应不在话下。不信陛下且看……”

  话音未落,左军被那库兹马一冲,七零八落,西蒙斯喝止不住,只好听之任之。萨里奇目瞪口呆,愣了半晌,喃喃呓语。

  “纯属运气,运气。”

  这厢雷迪克、萨里奇轮流参妖颜惑主;那厢库兹马冲入本阵,抬手一枪,势若奔雷。大帝见势不妙,赶紧避让,虽躲过致命一枪,却仍擦中左肩,如烈火燎原,疼痛难忍。库兹马一击未中,仰天长笑,全身而退。

  雷迪克、萨里奇又在一旁异口同声,“纯属运气,运气。”

  大帝勃然大怒,抽出打狗棒,欲亲自冲阵。萨里奇、雷迪克赶紧上前,一个拽住缰绳,一个扯住大帝,喋喋不休,说什么“大帝龙体要紧,勿与草寇一般见识。”引经据典,扯的大帝头昏脑涨。一时按捺不住,啪啪两棍,便将萨里奇、雷迪克敲晕,再啐一口唾沫,愤愤然曰。

  “竖子成事不足,败事有余。朕再不出马,全军崩溃,近在眼前。我原以为两位乃是联盟老臣,来到阵前,必有高论,没想到见识竟如此肤浅!安敢在此饶舌?”

  说罢,一夹马腹,如离弦之箭,直捣紫金。费城军见帝威猛至此,士气大振。

  紫金原本战局小优,沃顿心中窃喜,暗忖道,“虽说贼哥哥球大好似菜鸡,库兹马却勇冠三军,勾兑勾兑,倒也不亏。”正胡思乱想,球大突然来报,“大事不妙,大事不妙,恩比德一人一棒,无人可挡。我军将败,请领导先走。”

  沃顿大惊失色,连忙追问。“英格拉姆元帅呢?”

  “斗不过,已经败了。”

  “布鲁尔连长呢?”

  “转进如风,已经撤了。”

  “库兹马先锋呢?”

  “库兹马先锋先前冲阵,再无气力,难以招架,已经跑了。”

  眼看恩比德距离越来越近,沃顿下定决心。只见他面色肃然,站了起来,摆出一副誓要与阵地共存亡的架势。

  “领导,是打算驻守到最后一刻吗?”球大问道。

  “人生自古谁无死?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。传本节度使将令,全军,快跑!”

  领导一走,哄得一声,紫金全军溃散。

  战后盘点,大帝阵斩紫金46人,生擒15人,砍旗7面,连破7座大寨。自此一战,洛城小儿闻大帝之名,不敢夜啼。关于此战,帝史如此评价—————

  古有逍遥津,张文远,八百彪兵破十万;

  今有天使城,恩比德,一人一棍扫紫金。

  费城大获全胜,紫金各自逃命。球大眉宇一拧,对着兰德尔如是说道。

  “争先恐后撤退,反而你争我挤,不如我们兵分两路,各自转进,如何?”

  兰德尔一拍大腿,连声称妙。分兵途中,有小卒曰。“我军乃是残兵,一旦被恩比德追上,恐全军覆没。”

  “正是如此,所以兵分两路,我军无需跑的比恩比德快,只需跑的比兰德尔快就行了。再者,我有父亲亲传之奥义:嘴遁之术,还怕跑不了?”

  球大安然撤退,兰德尔走慢一步,被费城生擒活捉。大帝一挥手,露出不耐烦的表情。

  “推出去砍了。”

  “且慢!”

  只见一位黑衣长者,缓缓走来。

  “这位老人家是?”大帝见来人气度不凡,语气顿时客气起来。

  “行不改名,坐不改姓,推特果实与面子果实双重能力者。至于名字,就不方便告诉你了。”

  “嗯?为何老人家不让朕砍了此人?”

  “此人虽有罪过。却不至死,蹲10年地牢为妥。当然了,10年地牢也未免太多,兰德尔还是个孩子,希望大帝能给我一个面子。”长者微微一笑。

  翌日,兰德尔安然归来。

  [最后补充一句,昨儿有位乡亲在知乎上援引了盒饭的最后一段,狂言君猥琐一笑,趁着夜黑风高偷偷点了个赞。盒饭这种东西嘛,本来就是胡编乱造的,没有什么版不版权的,各位乡亲要觉得撸的还行,欢迎分享。]

  长按二维码识别,关注狂言君公众号狂言君侃球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宁安白癜风医院